如今,大多数人将换季时整理出的旧衣服当做一般的生活垃圾一扔了之。不过,你知道你扔在垃圾箱里的旧衣服,最终去了哪儿吗?

  记者连日来调查发现,数量庞大的旧衣服未经任何消毒,经过多次转卖,最终再次进入零售市场。

  小贩8角一公斤回收

  一件旧衣服,被扔进垃圾箱后,将开始一段怎样的“旅程”?是与其它生活垃圾一起被送往垃圾填埋场?还是将作为资源再次被利用?记者从小区的垃圾箱开始,对旧衣的去向进行了一番调查。

  记者随机走访了闵行的几个居民社区,清洁工人及小区附近的垃圾收运小贩的答复无一不是“我们先挑自己能穿的,其它就拿去回收站”。

  事实果真如此吗?和旧衣小贩打过多年交道、经营旧衣回收企业的业内人士并不认同,“小贩会穿捡来的衣服?如果是病人衣服、死人衣服呢?小贩都不穿的,他们捡来后直接卖掉变现。”

  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在上海,除了正规做废旧衣服回收的企业,大量被市民丢弃的旧衣服通过走街串巷的小贩,或没有资质的废品回收站,进入回收领域。

  记者走访了市区多个废品回收站,除了两家回收站明确表示衣服可以收但不给钱之外,其他几家都是有偿回收。

  在凌云路的一处废品回收站内,面对记者拎来的一袋旧衣服,工作人员熟练地起秤:“衣服8毛钱一公斤。有不要的被子、床单都可以拿来。”

  “收来的衣服怎么处理?”

  对方含糊表示:“总归有人要的。”

  仓库藏身浏河小村庄

  旧衣服到底价值几何?从回收站出来后流向何方?记者以旧衣回收商的身份了解到,在上海与江苏太仓交界处有不少二手衣服交易“市场”。也是在那里,旧衣回收的链条逐渐清晰。

  记者驱车开往距离上海市区40多公里的江苏太仓浏河镇,在沪太公路上就已看到好几辆装满一包包衣物的轻卡向浏河方向驶去。记者跟随其中一辆轻卡开进浏河镇的一个村庄,这个地处长江口的村子看起来非常普通,没有熟人带路,外来车辆根本无法找到隐藏在村子深处的旧衣仓库。

  在仅能通行一辆小车的田间小路的尽头,是一排破旧的铁皮仓库,仓库门口有半人高的牧羊犬守门,另一侧,刚洗好的各类长裤直接晾晒在路边的铁丝网上,绵延数十米,底下就是脏污不堪的垃圾及废弃衣物。

  一名中年妇女正在仓库门口洗衣服,不远处还堆放着待洗的衣物,不少甚至还沾染着泥浆和血渍。记者询问洗衣妇女,她说,这些裤子衣服都是收来的,实在太脏就拿水过一下,不然卖不掉就亏了。听说是来买衣服,这位妇女很热情地招呼老板出来接待记者。

  走进仓库一看,靠近大门的地方停着一辆轻卡,两个工人一个负责从车上卸包裹下来,另一个戴着口罩负责现场分拣。整个大仓库被分成六个“铺位”,每个“铺位”归一家人,衣物都用花花绿绿的布包好,一包包摞得直逼天花板。

  仓库地上摊满了各式衣物,进去挑货要翻越一座座“小山”。“你第一次来吧,看我们这里像不像个垃圾场?没事,你随便踩,不要紧的。”老板自嘲道。

  脏衣服洗洗晒晒照卖

  记者以女装店店主来看货为由,提出要买一些当季的毛衣和外套,老板立刻翻出两包衣服让记者挑选。原来,仓库里摞好的一包包衣物都已经过二次分类,按男女装、薄厚、新旧程度不一等标准分好类。

  记者随意挑选了几件外套和毛衣,发现不少衣服是湿的,发出一股霉味。老板立刻解释:“我们的仓库绝对不漏雨,漏雨还得了。可能是拉货正好赶上下雨天,路上淋湿的,晴天晒晒干就好了。”

  见记者挑的都是冬装,“好心”的老板还不忘给“专业意见”:“现在的小姑娘冬天都不爱穿厚的毛衣,你可以买点裙子回去,有亮片这种,很好卖的。”老板表示,由于薄款衣物二次清洗起来比较方便,很受进货的店主青睐。另外,处于换季的当口,收来的旧衣里夏秋装的比例很大,可挑选的余地也大。

  在仓库里,记者还看到不少八九成新的童装外套散落在地上。

  “童装也有人要吗?”

  “有啊!不少人要呢。你看这些衣服几乎是全新的,回去洗一下就能挂起来卖了。”

  按新旧程度5-7元/件

  记者以买家身份对话旧衣老板,试图了解旧衣服的经营之道。

  记者:“你这些衣服都是哪里来的?”

  老板:“都是废品收来的,上海附近、全国各地的都有。”

  记者:“你们收衣服的时候会挑吗?还是收回来再挑?”

  老板:“我们收货都是拉统货(记者注:统货指不分质量规格品级,按统一价格收进的衣服),拉得好就多赚点,拉得不好就亏了,拉来了再自己分类。”

  记者:“衣服收回来洗吗?门口晾着的衣服是干嘛的?”

  老板:“不洗,除非实在太脏。有时客户要货量大,我们就简单洗一下,就晾在那儿(手指门外)。”

  记者:“收统货的生意好做吗?”

  老板:“像上海好一点的小区,有钱的,换季的时候好衣服很多,随便拉拉就一车了。”

  记者:“卖给我怎么个卖法?外套和单衣价格怎么算?”

  老板:“看你拿多少货了。只拿一两件的话,15块一件。拿得多的话,最差的5块(一件),款式新的7块。毛衣、外套、薄的、厚的都一样价钱,论件算。”

  开卡车进货,男装畅销

  记者发现,在每个“铺位”门口还挂着几件品相、成色相对不错的衣服、包包,“这些都是当季畅销款,一挂出来就被买走的,很抢手。”老板无不自豪地介绍道。

  见记者是第一次来“打样”,老板还不忘自我推销一番:“来我们家买衣服的人很多,第一次来看觉得货不错,第二次都是开卡车来拿货的,好多开门面店的都来这里拿衣服。常熟那边的批发市场都过来拿货,他们一拿就几千件。”

  哪类衣服最畅销呢?据这位老板介绍,来拿男士衣服的居多,“所以我们留货也是男士的多。像你这种要女装的不多,我这里也就十来包。下次来之前记得打电话告诉我要的类型和件数,我提前帮你留货。”

  临走前,老板还不忘“指导”记者出行路线,“你开的大车(记者注:这里指进货的卡车)还是小车?如果是大车只能从浏河绕进来,上海那边限高,小车的话可以直接从上海进来,很方便的。”

  拿货的多为实体店的

  在浏河的旧衣仓库,记者一共拿了10件衣服一个包,70元成交。分别为:5件看起来八九成新的短款毛呢外套和5件毛衣,均为6元一件;八九成新的仿皮毛菱格拎包,10元一个。

  记者随后在淘宝网查询,款式相似的毛呢短外套价格多在170元-300元之间;而包包的价格则在50元-250元不等。而据仓库老板介绍,来拿货的多为开实体店的服装店主,“网店你尺码不全不好卖,开门店的可以说卖剩一件,顾客也会信的。”他边说边拿起一条裙子,“像这样的纱裙,有亮片的,他们拿回去都卖好几百,批发的一条裙子拿货4块钱,拿回去自己打牌子吊上去,起码卖两三百。”

  次日,记者以0.8元一公斤的单价将从浏河收来的衣物卖给了上海的一家废品回收站,一共卖了4元。

  而据浏河当地开卡车收运旧衣、带人看货的司机介绍,从上海的废品站或拾荒小贩处收衣服的价格是每吨2000元到3500元不等,从上海拉到浏河卖给旧衣仓库,每吨赚500元到1000元不等。仓库老板再挑出成色新、质量好的衣服,论件卖给来进货的服装店主。

  牛仔衣裤成黑市香饽饽

  除此以外,记者在浏河还看到了“大宗买卖”的身影。同样是从类似的旧衣仓库拿货,但挑的全是牛仔衣裤,不少还是挂有吊牌的。3吨的轻卡将整理好的牛仔衣裤一车车往村子外面运,开到村口的大路上,来接头的是一辆山东牌照20吨载重量的大卡车。五六个工人不停地将衣物从轻卡往重卡上转移,半个小时工夫,满满两辆轻卡的货就转移完毕,卸完货的轻卡再回到村子里装货。

  见记者也是来拿货的,轻卡司机介绍道,他们的衣服一部分是从服装厂直接拿货,所以有吊牌,但不肯透露服装厂的名字。问及重卡的去向,司机更是语焉不详,只说“拿到外地去卖的”。

  针对这样的现象,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牛仔衣裤本身通过水磨处理,新旧很难区分,一向是二手衣市场的香饽饽。2013年,《南方都市报》、《深圳商报》等媒体曾曝光深圳的黑工厂将回收来的废旧衣服贴牌再出售的案件。“把原来的牌子剪掉,把世界品牌贴上去。这种行为国家一直在管制,查到就会取缔。”

  [三问浏河镇]

  治不了?五六年整治了三次都无果

  从地理上看,太仓浏河旧衣仓库所在地与上海宝山的蔡杨宅仅一条马路之隔,记者联系到蔡杨宅所属的上海宝山区罗泾镇镇政府,镇宣传科负责人介绍,仓库属于江苏省,上海无管辖权。

  而记者从蔡杨宅的本地村民处了解到,这些仓库是属于太仓浏河镇浏南村的,最早是片农田,后来建了仓库承包给外地人养奶牛,但生意不好,奶牛场关了,仓库就被用来做旧衣服生意,已经存在五六年了。平时经常能看见小型卡车进进出出运货。

  为了摸清这片旧衣仓库的前世今生,记者联系了江苏省太仓市浏河镇镇政府,镇宣传办负责人印证了蔡杨宅村民的说法:“浏南村紧靠上海这一段的旧衣仓库的确已经有五六年了,存在卫生隐患、消防隐患、违法占用土地等问题,一直在整治。”

  据浏河镇宣传办负责人介绍,仓库是由三个人造的,再出租给从事旧衣回收的经营户,房东和租户都是外来人口。最早的一次大规模整治是在2011年,当时共发现三个点,30余户经营户。2013年又经历过一次整治,其中一名房东的仓库已转手改建家具厂,十几户旧衣经营户搬出。2014年年初,卫星遥感拍到该地区又出现新建仓库,当地综治办于是第三次整治,把新建的1900平方米仓库全部拆除。

  “三次整治,减少一个点,目前还存在两个点20余户经营户,8000平方米左右的违建仓库。每次整治,经营户都会搬走,但他们流动性极强,仓库不拆,过一段时间又会回来,反反复复。如果当年全部强制性拆掉,现在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该负责人说。

  拆不掉?浇汽油,脱衣服,我们都遇到过

  那为什么不将旧衣仓库大本营彻底拆除呢?“补偿款谈不拢,房东狮子大开口。”该负责人表示,执法者也很无奈,“拆除违法建筑,我们给补偿款已是人性化操作了。一般都是10元到30元每平方米,再好的房子也不过80元每平方米,但房东要我们按补偿给老百姓的临时建筑的标准补偿,一平方米300元到400元。”

  在拆违这件事上,浏河镇面临和全国各地拆违办一样的难题。“浇汽油、脱衣服,我们都遇到过。在违建仓库这件事上,房东和租户是利益共同体,往往都是抱团抵抗。房东眼里只有‘利益’两字,哪管法律、安全。

  据悉,太仓市将出台新对策,拟对违建仓库断水断电,“因为很多旧衣经营户住在仓库里,给强拆带来很大的麻烦。”该负责人透露。

声明:以上上海的旧衣去哪了?从垃圾箱到服装店,太仓浏河“黑市”成卡车转卖内容由“中国服装网内容部”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我们会马上更改!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