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蚕沙为主线的循环经济,在乐至县已颇具规模――国内首条蚕沙提取叶绿素连续自动生产线今年5月建成,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通世达公司不满足于此,乘势发展上游医药产品和下游饲料、肥料,效益显著。

  小小蚕沙不仅每年为农民新增收入,还极大刺激了乐至蚕桑产业的快速发展:今年虽遇大旱之年,乐至县蚕桑业发种、产茧量却稳居全省前茅,农民卖茧收入8000多万元,加上卖蚕沙的2000多万元,总收入过亿。相当于多种了10万亩良田。而在去年农民茧业收入还仅有6000万元。

  一个闭合的、资源高度利用、清洁生产的“环”,如此紧密地联动着桑树种植开发、科技养蚕、丝绸工业、蚕桑副产物综合开发等工农业往复循环。而这还只是乐至县发展循环经济诸多“环”中的一个,立足于丰富、绿色、生态的农副产品资源,乐至打造出一个个成长迅速、既闭合又开放的产业“环”,探索着可持续发展之路。

  以工带农、以农促工,工业创造的财税收入,完全填平了取消农业税后,人们曾经担心的“财政空洞”。

  围绕农业办工业,工业要求扩张农业

  经历“以存量换增量,以资源换资本,以改革换发展”过程,乐至工业从几近废墟中艰难起步。2004年起,伴随着工业集中发展区开建,乐至工业找到制胜思路:围绕农业办工业,围绕农副产品加工办工业,围绕农业产业化办工业。

  东、西两大工业集中发展区,如此“部署”乐至工业格局―――东郊园区以棉纺、丝绸为主、西郊园区以农副产品精深加工为主,东西两园相互呼应。

  两年半来,园区集聚效应凸显,乐至规模以上企业户数由17户迅速发展为47户,“农”字号企业超过半数。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12.7亿,是2001年的4.7倍,若全年完成28亿元总产值目标,则5年工业增长高达10倍。

  办工业最初是为解决农业的出路,例如大业羊业、英英食品对24个乡镇畜牧业的带动,云集中天镇的18户酿造企业对本地海椒、榨菜种植的提拉。然而,工业进入高速增长后,原料基地建设反又成为当务之急。如同劳动力大县出现劳务紧缺,农产品大县一样出现了农产品加工原料短缺现象。乐至县中药产业代表企业绿禾药业生产的青蒿素,是治疗疟疾的最好药品,在国际市场上十分紧俏,每吨价格高达500万元。扩能后,绿禾药业生产由6吨增至25吨,需要青蒿基地4万多亩,而现在青蒿种植缺口在一半以上。“公司+农户”模式比任何时期都牢固、稳定,农业基地建设再掀新高潮――红旗丝绸每年投入上百万元资金,发展原料基地。“订单”制农业普及到每一个企业,每一处村庄。

 
 西部纺织城:小县大追求

  乐至县总人口87万,与周边尽超百万人口的大县相比,无疑是“小弟弟”,但乐至发展工业的目标和决心,丝毫不输。始于去年提出的“西部纺织城”,为未来乐至县纺织业的繁荣描绘景象。到2010年,乐至县150亿工业总产值中,纺织业将达到总产值70亿,几近过半,纱锭规模达到80万,乐至称此为“八七”规划。

  来自重庆的东方乐渝公司,投资重心几乎都放在乐至,今年上半年8万纱锭项目还在建,8月又新签协议,约定新上20万锭精梳无接头纱扩建生产线项目,总投资3.5亿元。“十一五”末时,东方乐渝最终形成50万纱锭规模,担起纺织业龙头地位。

  居于成渝两地中点,东方乐渝代表着乐至县承接两地产业转移的容量。联友纺织、阳红纺织、纺织孵化园……纺织企业在乐至的集聚,还将解决5万农民工在家门口就业,家与工作兼得,农民少了奔波之苦,多了增收之乐。

相关的主题文章: